天看著選課的計畫,突然明瞭這一項事實,我今年沒修教學實習,或許是錯的,也許說不上是項極端的錯誤,但對之後寫作論文的過程來說,有點兒致命。
                                                                                
開給輔系的歷史科教學實習停開。原本兩學分,修一學期兩堂課。下學期我變成得與大學部一起修,轉為四學分,修一學年八堂課,禮拜一的下午得整個耗在這堂課上,下學期應該還得參加大學部傳統兩個月的集中實習,我才能拿到這堂課的資格,然後去實習。
                                                                                
指導老師老師在謝師宴上,照例問了大家有沒有興趣念博班的問題。感謝老師總是能讓我很誠實地說出心中的感受,我回答不會,又添了一句「膩了」。
                                                                                
扣除一篇發表文章,我的畢業標準可能還剩兩項,2/3章節的發表與定稿後的口試。思想史最後一堂課,跟老師談過後,第三年如果沒寫完,我想帶著論文實習,再回來口試,堅決不想留第四年。
                                                                               
如果要三年畢業,集中實習這兩個月的活動勢必對我造成影響。我很想照著那句台語俗諺說的:時到時擔當,沒米再煮蕃薯湯,面對壓力,盡量把自己想要呈現的、能呈現的,好好地寫完。
                                                                                
在公車往返間想起這件事,希望自己下學期在通勤生活中,能堅強地面對這些瑣碎甚至也許令人費解的課程,亦或試教的現場。這樣的生活,在我的設想中緊張的成份居多。但到底會變得怎麼樣呢?倒是也充滿了一些期待的氛圍呢。

上個禮拜寫的一篇文章,語氣看起來很積極正向(真的嗎),但其中夾雜著過多的憂慮。最近住家裡,通勤往返台北桃園,看這這篇六月中便寫完的文章,莫名陌生。

圖片:去老師研究室玩,看到的紫斑幸運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