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在國圖看報紙看得累了,走到飲水機裝水準備吃藥時,突然覺得自己這樣很像朝九晚五的上班族。唯一不同的是不需要真的打卡上班,吃午餐、睡午覺還有發呆的時間也可以自己決定。結果寢室的學妹每天早上起來總是問著我:「學姐,你今天不用去打卡上班嗎?」我們用這樣的暗語,來取代寫論文、收資料——這樣百般無聊的過程。

看著自己作的word紀錄跟慢慢織就而成的那張網,突然不知道該如何面對。當然開心的時間還是有。比如說我透過一百年前的文章,瞭解廣告實在是一種很好玩的東西。比如說我今天一直在1909-1910的大公報,看到書籍出版廣告中,有預約券這種咚咚。拿報紙上的預約卷,28元變成18元。先付8元,之後再付十元拿書。原來那時就有預購跟coupon了。

還有,裡頭天天都有一種「韋廉士紅藥丸」的藥品廣告,每天廣告都會變。有時是提神醒腦、健胃補腸、強身健體。那可是個石印或者是油印技術剛興盛的時代,每天圖片跟文字都不一樣,可見他們多麼認真打廣告。看到補腦,連我都想要試試看了,特別是最近腦筋實在不太靈光的時候……。

當翻閱變成一項標準動作,只能靠這些小廣告來娛樂自己,雖然旁人都不太懂箇中涵義。

書寫跟產製,本身就是一件掏空人心與訓練自主的事。我最近不太會說人話,像是有些什麼東西硬是梗在喉嚨舒展不開的樣子。因為也沒什麼人可以讓我分享最近讀的那些東西。

但那天我老爹在餐桌聊天時,居然說了一句:「就像你研究的那個某某某」。頓時我心裡浮現了一句:「什麼,沒想到你也有看(請自行配上洋蔥頭嚇到或者是在地上翻滾的表情)」。這讓我有種「此生足矣」的感覺。再加上老師總是立即給我最實質的補給跟支持,一句「進度不錯,繼續加油」就能讓我開心好久。

「謝謝你們豐富我的羽毛」,希望我也能豐富自己,快點讓自己能離巢飛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