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Where are you?(你身在何處)
                                          米:Here.(這裡)
                                  蘇:What time is it?(你身在何時)
                                          米:Now(現在)

                                  蘇:Who are you?(你是誰)
                                           米:This moment(當下此刻)


是電影中我相當喜歡的最後一幕及一段問答。電影根據小說Peaceful Warrior改編,台灣片商取了一個更為妥切的片名:當深夜加油站遇見蘇格拉底。

主角米爾曼是一個以奧運體操金牌為人生職志的大學生。在加油站遇見神秘的「蘇格拉底」前,他縱情縱欲,為了獲勝不擇手段,是一個老爸有錢,在課業上可輕易獲得全A,不可一世的大學生。在某個作了惡夢,便再也睡不著的深夜,騎著他的摩托車,晃到了加油站,遇見了一個奇怪的老人,展開了一連串神奇的經歷。起初他疑惑的是,這個看起來沒沒無名的老頭兒,怎麼可以在他轉身不注意的瞬間,跳到加油站的平台上,說話又如此玄妙,彷彿是個高人似的。對蘇格拉底的疑惑,構成了他想要繼續探索這個老人身上究竟藏著多少秘密跟神力的緣由。

在改造的過程中,米爾曼吃盡了苦頭。蘇格拉底一開始便拋出一個讓米爾曼無法回答的問題:「你快樂嗎?」

一般人可能會想著,自己擁有聰明才智,擁有好的學歷,好的成就,在人群中鶴立雞群,哪裡有什麼不快樂的呢?米爾曼也是這麼想,但他卻回答不出肯定的答案。蘇格拉底告訴他的,並不是多加練習,以邁向奧運金牌做努力,反而是告訴他先清空自己的油箱(腦袋),感受周遭的那些一晃而過,與生活、練習、課業、奧運金牌、執著等等毫無相關,卻又同時存在的小事物。這些小事物可能一點都不重要,甚至常被人們忽略。有時可能只是跑步時在身旁晃動的微風,或者是周遭戀人之間的親吻、朋友的嬉鬧,甚至是動植物悄悄生長、翩然經過的瞬間。

蘇格拉底想要藉由清空妄念跟執著的方式,告訴這個不可一世的大學生,一些他從來都沒注意到的事情。一句又一句的交相辯論:「是享受過程而非達到目的才真正讓人快樂」、「隨時都有事情正在發生,因此每個當下都獨特」、「知識不等於智慧,智慧是實踐出來的」——這一句又一句的話語,彷彿也為觀眾敲響了心中的警鐘。

作為一部勵志電影,深夜遇見蘇格拉底可說是中規中矩但也出奇制勝。透過堆疊看似平凡無奇,但又力道深厚的哲學性問答,由主角米爾曼無法忍受蘇格拉底的訓練,再度荒誕不經到最後發生車禍,被眾人宣判得向他最喜愛的體操告別的那刻,又轉向了劇情的另一個高潮。

在車禍後再次見到蘇格拉底,蘇格拉底要他坐上那台綠色廢棄的車子,直到想到值得分享的頓悟。就這樣,米爾曼說了一句又一句的話,獲得蘇格一次又一次的搖頭、拒絕、無言以對,直到某個早晨,他觀察到那些於自己身邊的小事物,對著蘇格說出:"There is never nothing going on. There are no ordinary moments." 蘇格拉底才對他露出釋懷的笑容,說出歡迎回來。這也是讓我印象極為深刻的一幕。

接著蘇格拉底又開始為米爾曼進行了一連串的訓練。包括要他在遇到搶劫時,學著將身上的錢財、手錶、衣服、鞋襪,交付出去,而不選擇動粗自衛。蘇格拉底透過這樣的方式再度告訴他少欲的重要,培養米爾曼抗壓且選擇丟棄的能力。

他甚至說服了米爾曼,重新面對那個失去最愛的體操的自己,鼓勵他繼續回到那個可以緊握吊環,享受全身律動的世界。透過一次又一次的練跑、不斷來回的游泳,重新訓練米爾曼的腿部肌肉,甚至是讓他與過往的同伴和解。

面對脆弱的自己,總是生命中相當艱難的時刻。蘇格拉底透過種種的辯詰,要米爾曼瞭解人與戰士的差別。「到底是過程重要?還是目的地比較重要?」——在米爾曼逐漸擺脫柺杖的控制後,蘇格帶他去爬山,從山下就開始以美景誘惑他。等到了目的地,卻指著一塊石頭,告訴米爾曼「喏,美景就是這個」。

這幕相當有趣。當我們為了一個目標,在固定的時間中汲汲營營時,總是跟自己說著無窮遠大的抱負,告訴自己要撐著,以享受結果背後那片無窮盡的美麗。但如果那個結果到最後不是我們期待已久的寶石,而是一顆隕落的石頭呢,我們還能如此釋然嗎?

蘇格拉底透過這件事,告訴被教練拒絕的米爾曼。有時結果反倒不是最重要的,在攀爬過程中享受汗水淋漓的快樂與相伴的美景,我們求的或許是努力之後那幾分鐘、幾小時的表現,然後不知道他人評判之後的結果究竟為何,卻忘記了enjoy過程中自己付出的那些美好。(我看到這幕時,心中一直想著我開始找資料、動筆寫論文,這幾個月的生活歷程)

最後米爾曼瞭解了這個道理,逕自在體育館不顧教練的勸阻,完成了自己在孤獨的八個月中,不斷地練跑、游泳、重新訓練肌耐力的過程。最後重新獲得參加奧運代表權選拔的機會。如果沒有蘇格拉底的那一番話,他或許還活在自怨自艾中,無法從情緒中出走。

here/now/this moment——最後我折服於米爾曼在努力復健,重新回到吊環上的毅力。也用這三個看似簡單,但卻蘊含不平凡道理的單字,期許自己繼續堅持下去。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