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標準大概是我這一、兩個月以來,頻繁使用的一個詞。忘了在什麼時刻,當聽到坐在對面的朋友談起矛盾的狀況,比如是性別間的不平等、對不同的人有差別的對待,我都會古靈精怪地猛然丟出一句:「呴,你有雙重標準!」

那天跟TY講了很久的電話,講到耳朵痛,燒電話線燒了兩、三個小時誰也不願意說再見。談事情前,我跟他說我接下來講的事情,有點冒犯。我在心理面想了兩、三天,最後還是決定打通電話跟他談談。

我覺得要繼續念博士,其實不是個太難的決定。難的是,該怎麼面對外界的目光,
把自己鍛鍊成一個較peaceful的人。因為之後遇到的人,類別可能是眾多的,但目光可能眾志一同朝著同個目標,這樣反而狹隘化了。

我一直覺得這種為了面對未來的環境,開始焦躁的狀況,應該是在我身上發生發生得較多,而在TY身上的可能性較少。面對他那種無以名狀的比較與憤慨,前幾年不是沒有看過。甚至因為指點或者是勸誡,我們兩個還因為摩擦冷冷地吵了一架。所以我這次很小心,談話總挑著重點講,說話時也盡量同理。我想或許是因為年歲的不一樣,所以這次TY能比較釋懷。

想到TY的狀況,我突然想著自己也有雙重標準的這件事(廢話)我一直覺得人與人的交往,會繼續聯絡,多少還是因為在意。當信任磨損,在意漸漸消耗殆盡,彼此沒有任何訊息的交流,或者是友誼建構在很輕薄、虛浮的基礎之上。這樣的在意,其實是讓人很疲憊的。

看著逃避意味中的文字,我看了兩、三行就把網頁關掉了。然後對照著TY,想起自己的雙重標準,我反省了兩三天。變與不變,不論質與量,過往都朝我緩緩道別。


--
原文寫於0525。樹塌了,貼上來墊檔。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