許標題更適合改成「於心有愧」。前幾天跟朋友說再見後,我買了四杯O'life(台大店在以前的大世紀附近,師大店在耕讀園,推薦金麥綠拿鐵半糖or仙草甘茶),在八點走向台電大樓站,一路往車站奔去,搭上八點多的莒光,一上車坐在狹小的飲水機旁邊。沒帶什麼書,就乾坐著。然後發呆看著窗外。

想著該怎麼寫,又能怎麼繼續發揮。

九點到了中壢,在火車站見了我媽一面,將飲料遞給他,另一隻手接過了我不小心寄回家裡的書,轉身又說了byebye往站裡走。明白地宣稱我不過家門也不入,不想要回家睡覺,彷彿我的睡眠變得只能熟睡在師大分部宿舍,長165公分*寬不到100公分的上舖。

對爸媽來說,我一直都是行色匆匆,任性妄為的吧?在回程的火車上,我一直不停地這樣想。對不起。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