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的餘韻紛紛向我襲來。

我以為我不緊張,但那天我吞吞吐吐跟指導老師說起「不好意思,我有點緊張」這句話時,那一剎那我才知道原來它如此根深蒂固。

走進童年的回憶裡,處處都是過往的回憶。明明是自己長大的地方,卻如此不熟悉。或許我期望房子被賣掉,但我也自私地期待它永遠都在。

瞻前又顧後,或許是我的人生名列前茅的幾項壞症狀。

也是吞吞吐吐地打了電話給好蛋媽。電話那一頭的他,說著我的聲音很悶。也許是害怕他真的很忙,打擾到別人的時間總是不好。但我們還是莫名其妙聊了兩個多小時,最後發現拿電話的那隻手好痛。

我說了同事總用「理性」來形容我的這件事。今天跟佩說了這件事,他也笑了起來。在專業上跟想要用心用力的事務上,我總希望自己全力以赴。或許這時理性是可以壓過任何壞情緒。甚至是可以偽裝成一個理性人的。

雖然事情朝期望的方向走去,但我的心裡卻略略不安。好蛋媽問我是不是羞於啟齒,我很肯定地回答不是。很難說這是怎樣的心態,只能說在捨、得之間,總得選擇一個方向走去。太多的事情是因為捨不得作祟,道理人人會說,卻不代表轉念後,行為也會跟著變化。

「如果這是個好的方向。請勇敢地捨,並且勇敢地將得到的,施予他方。」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