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半年,真的進了現場接觸到了學生,才真的覺得自己有多嫩。不是說沒有熱情,但開始懂得抽離。如果天天都把學生的事、低落的成績、課務帶回家,我想到最後我只會每天心情都低落,頭頂著一片烏雲,臉上只有疲倦沒有笑容。

今天因為沒拿到課表,跑去開了校務會務。也不是頭一次知道這件事情,上學期兩個學生因為曠課節數太多,期末學務會議決定輔導轉學。這兩個例子,一個導師後來帶著學生一家一家請託,終於有了好歸宿,希望這個孩子能重新開始。另一個,是因為不服會議裁決「輔導轉學」,校內申訴也不通過,學生最後打了1999,整件事變成市民向市府抗議學校處理不公,市議員還來關說。生平頭一次知道好市長的1999可以這樣用的,不只能投訴挖馬路喔!

以後真的皮得繃緊一點,我也不想防學生,但在教育現場變得處處得留證據,以免哪天行得正、坐得直,卻還是被學生反過來咬一口。我不想老話重談這個世界都變了,但這個世界真的沒那麼單純就是了。就像前陣子我看著那些罷凌新聞,真的不覺得避免這種肉體上罷凌的宣導有那麼重要,這個社會有的時候忘記在從小到大的教育體系中添加幾課,其中好幾個課題叫做「尊重」或者是「自律」。所以有的孩子為了達成目的,不擇手段,這個「目的」有的時候不只是成績,或者僅只是「圓滿某一段關係/結果」而已,進而傷害到不惜口出惡言。

除了1999,這位學生還傳了非常酸的簡訊給班導師,感謝老師把他踢出校園。這件事讓我不禁捫心自問,如果是自己遇到這樣的孩子,會怎麼應對?或許應該也是向當事者一樣,覺得「切心」又難過吧。

當整個教育體系由上至下偏向「體諒學生、給學生機會」,又誰來體諒老師們的精神傷害呢?只能說,沒事留紀錄、留紀錄沒事,有備無患,以便快快樂樂教學、平平安安渡人。

還有才剛開學,我就決定高一每週班會借課一堂來飆課。要在五週、十堂課上完隋唐,學生痛苦、教師黑暗,教育部大概覺得高中歷史老師十足超人來著。

老師嘛,大家都說要我們「格局要」。(我想我大概只剩下過年胖起來的肥肉跟我說著「肚子很」,我老爸大概會跟我說:「宰相肚裡要能撐船」,但我想我不是宰相,肚子也只剩下肥油了(哭))


ps.facebook回應我是看不到的,帳號不在我手上,被管收了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