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段考還有莫名其妙的原因,讓我徹底夜貓化。或許原因可以全推託到「每天到了半夜兩點之後,靈感才會翩然來到」這件事上。但看著我的中醫每次把脈眉頭越來越皺的樣子,我想這種事還是少做為妙。今天去複診,竟然還開了「養肝丸」三十顆給我。姑娘我縱橫中醫界只為了維持「亞健康」的狀態那麼久,還沒看過開藥那麼仔細跟用心的醫師。感冒喉嚨痛有止咳散、月經過後有四物丸、肝爆了還有養肝修護丸……。那我現在為什麼還在這裡閒晃?就睡不著啊,再起來寫個五百好了。

把自己搞到這種境界的是我自己,但越寫越「快樂」(竟然有快樂這個形容詞,不過,我想這種快樂的感覺不會存在太久,僅止於曇花一現)的狀態下,還是趕快把卡了很久的這段結束。這幾年浪費了很多時間,我總是再問著自己:「這樣頹廢的旅途中,有沒有收穫呢?」很想獲得一個肯定的答案。或許答案不在這個學位上,而是旅途中我不斷執著又捨棄,還有珍惜的那些事物。

看著去年(其實應該說是前年了,但我的心境仍沒調整過來)自己讀了一個月又寫了半個月還卡住的東西,今天在我心一橫、牙一咬的狀態下,簡單化作短短的兩行,外加一個註,乾坤大挪移後轉變成新的風貌。不禁喃喃問著自己:之前到底在卡個什麼勁的啊?但那個時候,卻也真的一點渣都寫不出來。身體或心靈的狀況,焦點根本就不在論文之上。現在,那些卡住又荒廢的時間,可以成為心頭罪孽,也可以變成是對過往停滯的一種省思。雖然我想不出來,這樣的停滯對我的人生是好是壞,但時間已揚長而去。

剛剛才看完19世紀的科學發展,現在又要回到晚清的情境,頻道切來切去,有時覺得都快人格錯亂了。最後混亂的結語,接著再自我喊話一遍:「做不到就是假的,做不到就是假的,做不到就是假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