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x_fhen00468489_0003  

天看完我的左派老師(Half Nelson,2008) 英文片名"Half Nelson"(摔角術語)更能表現劇情的含意,有時教學或生活的確對一個老師來說呈現一種壓制狀態。

但如果你要我給這部片分數,我不會說它好看,也無法給太高分。人間師格(Detachment,2012)裡頭探討的教師心理狀態深刻多了。

但又無法把兩部片相提並論,我的左派老師比較偏向探討美國的種族、黑人歧視與社會底層的生活。

一個多小時讓我處於一種偏頭痛的狀況下看完,也許是聯想到自己在教學之中的正面與反面。正面的生活代表上班所需要的節奏,也許是課堂上需要說的故事、能製造的笑料。但反面卻是回到家繼續思考某個面向的靜默生活,工作上說太多,回家也就不想開口了。

電影中的丹老師,在課堂上問著"歷史是什麼?改變是什麼?"下了班,轉換成吸毒人生,表現出同樣的狀態。好老師的定義是什麼?理想跟熱忱又怎麼延續?在這部電影裡,雖然片段是斷續的,但成功地掀起了教師心理學或 黑人民權運動的討論。

如果要論老師跟學生之間的友誼,也許人間師格又挖得更深刻。但就論題跟音樂性來說,我的左派老師仍是技高一籌。

http://pulp.bluecircus.net/archives/008380.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