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翻完冬蟲夏草,許總說要請我吃飯。後來就有了馬辣之約。(完全配合老人家對馬辣莫名的好感,但,沒想到他竟然吃過了。而且打開那篇稿子,讓我覺得我大概只有那段時間有認真念日文...orz)

上完日文頭昏。下午應某個人吃素不能吃麻辣鍋的要求, 又硬插了一攤下午茶。又回到步調窩,康福茶依舊好喝,塔塔培根蓋飯也不錯。而且某人遺失錢包失而復得,這餐說好了是他請,我吃的更是爽快。

在步調看完了家栽之人前兩集。像桑田先生的這種人,或許也只出現在漫畫裡吧。

聽了某人說完感情生活之後,我覺得我快要包紅包了。而且這包應該是大包的。但我不明瞭為什麼我會說出:如果不想太早結婚就要早點說,免得人家爸爸媽媽抱太大期望,最後反而蹉跎到對方青春——這樣的話。

晚上換到馬辣吃麻辣鍋,我想我們應該是在場戰力最弱的。跟許總認識三年了,第一次跟他吃飯。我忘記第一次見到他,自己是用怎樣的態度跟表情面對他的忠告的。這幾年遇到一些困難時,去找sue,或者是偶而窩他家,總是會問他一些莫名其妙的問題,有時他也莫名其妙的回我。但事後都會覺得很多忠告十分受用。

許總好久沒看到我,說我氣色變好,還問我是不是談戀愛?我想是的,我跟李鴻章談戀愛談了很久。但他都不太理我,要我自己追在他後面跑,挖掘一些奇怪的細節跟結果,然後有時莫名其妙會科科笑。我跟許總說,那是因為我有睡飽。或許有時睡覺反而才是正經事( 思)

後來還去葉子坐了一陣子,
然後讓老人家看三個女生為了人生課題做激辯。我一直在想自己跟這些17歲就認識的人,前輩子的緣分到底結的有多深?(請見右圖,我們平常就是這樣吵架的。)

這幾年,工作的工作,唸書的繼續唸書,想畢業的真的畢業了,為愛拋棄朋友的繼續拋棄朋友……(我想明眼人都看得出來我在指責誰
 
唯一不變的,好像是每年一起幫對方過生日。過往傳來傳去的蠟燭到底遺忘在誰家了?生日願望從「要談戀愛」、「要在某某歲嫁掉」到互相祈禱「找到好工作」、「老闆不要太機車」……

這是歲月的變化,年紀的成長,甚至還有與之伴隨而來的成熟。

某個隱形人話鋒一轉,問起了他自己關於「戀愛體質」
的疑問。到底一個女生變得貼心與擁有「戀愛體質」有多大的關連?或者是這樣是否就輸在起跑點上?

我很正經地跟隱形人說:這是他人生當中很重要的課題。甚至還跟許總還有某小隻人士,開始對這議題交相攻訐。最後還要求隱形人說出在場其他人的三個優點。說著說著,好像發現我們並不太熟…………(聽到我的三個優點裡有:在BBS上可以打很多字, 眼睛都不會痠。讓人真是無言)

—在寫不完與吃完了偽雞排又沒靈感之後—

我決定用虛幻的語詞結束這篇我寫不完的文章了。希望大家一切都好。(真空虛)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