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是輔導原理,另一堂是班級經營,都算是教育學程比較高階的課。

很高興學期能遇到兩位師大實習輔導處擔任行政職,但仍出來開課任教的老師。  

淑禎老師在班經的課堂上,總是用「未來的同行」來稱呼我們,叮嚀、叮嚀那的,除了教導基礎的輔導諮商技巧,也提醒我們在教育現場可能會發生的狀況。最後一堂課,甚至教了我們遇到特殊事件,要如何面對記者的質詢。 

我們畫家庭圖,排解自己與家人相處上的障礙。抑或試著說出自己生命中最難過的一件事,與同組的同學交互練習諮商技巧。

上到理情行為治療
我看到一個大四的學妹,因為一件生命中的憾事,在台上被老師接連用質詢與反駁,全然呆楞。

學妹講了件努力練習想在表演展中上台,卻被學長姐臨時換角的事情。老師使用了砲火猛烈的質問,試圖轉換念頭:「你為什麼覺得自己準備地夠好了,學長姐就得讓你上台?」、「你真的認為自己準備好了嗎?」

當下我覺得學妹仍不懂老師用一連串質問的意義為何。後來老師解釋,他說人生不如意之時十常八九,將來你們一定會遇到比更艱難的狀況。例如教甄,幾百個人競爭,即便自己已經準備完善,但也有可能榜上無名。時可以選擇一直沈浸於失去或不滿足的憂傷,但還不如換個念頭想。想想自己對教育的熱忱還剩多少,是否真的喜歡教書一行業。

如果轉換了念頭,仍對表演抑或教育充滿熱誠,那麼當初的憂傷跟憤恨,其實也就不算什麼了。因為你已經留下了更重要的東西。

學期得感謝輔原堂課。淑禎老師讓我回溯了自己家庭的溝通,他讓我面對多年友誼的失去侃侃而談,且讓我對同理有更深一層的瞭解。

另一堂民杰老師的班經,課本寫的有趣,課堂認真好玩。教材有案例討論,看了電影跟日劇還有小丸子卡通,期末各組將案例拍成短劇或者是訪談、電影介紹,除了讓我瞭解現在影片編輯的高超技巧外,從詳細的回饋單跟課堂每組實地回饋,到老師一張張批改、給予評語,都再再體會老師的用心。

最近常用命定論或者是選擇論來解釋自己從政大滾到師大的理由。

一份學妹發放的師大認同問卷,我選了我會認同自己身為一個師大人,但也勾選了不會推薦認識的人選擇就讀師大項。或許是知曉自己對個環境也跌撞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從中雖然拼命抱怨很多東西,也獲得更多。

不諱言的,師大讓我磨去了部分的稜角。和某人討論一番,都覺得從政大畢業好像帶著刺到個環境來,對某些事情難免忿忿不平。但我後來瞭解不用靠著詆毀什麼而增強自己某部分的自信。

那天去看中醫。中醫也再度提了還好我最後去了師大的點,然後說了,走教育的還是要去過個水,樣以後才有人脈。我笑了笑,沒有作聲。

個環境對我的學習總歸是比較溫順些。或許我真的很懷念在季陶學習的日子,我懷念那個玻璃魚缸,我懷念大家信步下山,對著月光談笑的模樣。

但懷念總是屢屢往回看,忘記向前眺望。罵歸罵,我很欣喜自己些時間在師大修習過的每一堂教程的師長們,用身體力行試著告訴我:除了花時間抱怨教改很爛之外,我們還能做些什麼?

謝謝兩位師長,讓我個蹺課狂,第一次有捨不得不上課的感覺,真的很難得。謝謝幾個修習教程的學期,從延畢的那一年的重重摔下,到今天磨去稜角,懂得溫柔、體諒。這段路,真長啊。

圖片說明:公館校區校樹:小葉南洋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