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趁著好天氣去城隍廟拜拜,call我出去幫忙拿東西。我一聽到他到新竹去,第一句話就問:「肉圓咧?」

上次聽DMK說,新竹的肉圓其實不是最好吃的。但那QQ的外皮跟紅槽肉,卻是我小時候每次大年初二回外婆家時,記憶中最懷念的味道。那時候大家都小,外婆家的三合院也沒因為祠堂改建被砍去右半邊。每年初二回去,小孩子一起搓手呼著冷冷的空氣送完給親戚們的禮盒,剩餘的時間便聚在一起玩樂。晚上在一起擠著通鋪睡覺,喜歡熱鬧的外婆,總是好開心地每天蒸著發糕。

發糕其實不屬於我愛吃的東西,但從熱呼呼的電鍋裡拿出來大伙一起分食,還要一邊小心燙著手或者是燙到嘴巴的東西,搶著吃都好吃。而肉圓則是初三,大人們去城隍廟拜拜後帶回來給小孩子的禮物一般。大人們忙著在瓦斯爐用小火慢慢煎著,小孩子則貪吃地在爐台旁等著,還沒能等全部上桌排好,早就一窩蜂地分食完畢。

我每年還是吃著類似口味的肉圓,但記憶中的這幅景象卻注定離我而去。

今年第一次在安養中心過年的外婆。聽外籍看護說,他偷哭了好幾天,每天期待的是有人能去陪他吃頓飯。多麼微薄的願望,但他只剩這些了,而或許,我們能為他做的也只有這樣了。

或許是因為今年濕冷,或許是因為肉圓,或許是因為過年陳舊的記憶離我越來越遙遠。不知道怎麼著,突然好懷念那個大家圍著外婆,要他一一從記憶中慢慢喚著名字互道新年快樂的團聚畫面。

但這些終究不再復見。時間像是一條河一般,在河上的我們渡船而過。在途中我們獲得一些,也失去一些,那些失去的也許都將不再復返。只能不斷地學習珍惜,再珍惜。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