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婉窈教授原文在此:

新政府撥亂反正?還是歷史教育大復辟?──高中歷史課綱要改成怎樣,請大家來關心!

 

寫於2010/02/12

但我覺得看了兩天的課綱論辯,腦壓上升……思緒紛亂…明天應該遠離網路,好好過天正常的早睡早起生活。大家把甲、丙案拿來比較,好像忘了把95暫綱跟98課綱也一起拿來看看……

甲案回到類似84課綱(國編本),大致沒錯。那丙案呢?依舊是妥協之下的產物。如果要拿丙案跟95暫綱的部分比較,特別是世界史,拜託可不可以不要再修大範圍的課綱了,就細部好好修訂就好。

把世界史中古以前的搬到高三講,我覺得狀似ok。時序上顛倒,對學習造成的障礙性可以克服。但95暫綱一些很有特色,例如高二上第二章「哲學的突破」這節,就在周婉窈教授的丙案中消失。就這個中國史跟世界史「只有骨架,血肉依舊模糊」的課綱來說,要進步的空間還很大。如果要在明年貿然實施,會造成很多問題。特別是細部的部分,很多95暫綱中精彩的思想跟文化的部分幾乎被抽掉。我覺得這相當可惜。


還有如果再看高三專題的部分。原本95暫綱八個歷史專題,為了因應中國史內容增多,所以在丙案中刪減只剩一個。我也覺得這個部分很可惜。這八個專題分別是:儒家思想與中國社會、道教與民間信仰、醫療與社會文化、日常生活與通俗文化、從華僑到海外華人、「生態環境、物質文明與近代人文生活」還有「歷史是什麼?」

而丙案的高三下課程僅剩最後一個「歷史是什麼?」專題。如果說專題的立意是為了要培養歷史思維,我只能說這在教學現場很難成立。考試領導教學的惡況還是不會有多大的改變。雖然這個專題最適合自編教材,藉由師生對話探討歷史學的衍生、意義跟發展,但這樣的狀況也許只會在零星高中的幾個課堂或者是教學實驗室裡頭發生。看到丙案專題只剩這一個。我心裡面只有一種感覺,那高三下的社會組也不用上歷史專題了,他們所做的就是一直考試……一直考試……直到上考場的那天為止。


我猜想之前是為了因應95暫綱中國史只剩下一冊,所以把儒學的發展提到高三變成專題。不只是儒學,還有很多單元都有這樣的現象。將一些比較屬於思想或者是大眾文化的部分,抽離到高三成為專題上課的內容。但是如果丙案或者是教育部要硬推更奇怪的一百課綱,這些東西都即將消失,壽命只有兩輪,就是兩屆學生,僅僅六年。

我覺得更可惜的是,當大家都提倡歷史教學要多元思考,多少人力投入開發新課程,甚至是為了因應新課綱,投入教學資源跟試題研發的工作。但現在這些學者、老師們投入的心力好像就是得消逝在歷史洪流中。我覺得好替他們怨嘆也覺得好浪費,一切都看似空轉,又得重頭再來一次修正。路途渺茫造成結果未知、核心能力未知、效益未知、配套未知。獲益的究竟會是誰?唯一能肯定的是,犧牲的永遠都會是學生。

沒有人問說:九年一貫到底可不可以跟高中歷史課程接榫?我覺得這件事所需時間跟空間,遠比在吵課綱到底要有多少的比重,要重要的多了。沒有人問師資要如何培育?沒有人問已經培育的師資要怎麼轉向?這畢竟都不是開幾場公聽會或研討會就可以解決的事。

更可悲的是,當我跟長輩談起這件事的時候。大多數的人回我:「啊,那個民進黨政府還不是一樣?拿歷史教育跟課本裡的名詞開玩笑。還搞標準化咧 。」一定要在這種事上比拼嗎?

 兩黨為了掌握工具弄成這樣,受惠的又會是誰呢?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green 的頭像
green

【我們去尋找一盞燈】

green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飄飄木
  • 我也認同只要考試領導教學的風氣不改,卻要求歷史科教學內容更多元(=更多),只會讓歷史老師教學壓力更大要趕時間教更多知識,學生害怕歷史知識永遠都學不夠,重現現在國中社會科教學老是哀時間不夠的困境而已。
    諷刺的是讀了一堆教育理論都知道教學方式與評量要多元化才可能激起學生學習興趣,但對一般國高中來說升學率=校譽,學生考試成績=老師身價的連帶關係,令只要有教到升學科目的老師也很難敢跳脫出以講述為主的單向教學方式,去多花時間嘗試無助於考試成績提升卻有助於提升學生學習興趣的其他種類教學活動。
    總之臺灣的中學教育不管是那一科都有很長的路要走~~畢竟很多過去深根柢固的偏差教育價值觀,是需要十幾年甚至是幾十年來不斷調整才有可能顯見改善的!無法期待臺灣中學教育現在馬上好,但仍願會從跌撞中慢慢爬起來變更好!